LEARN MORE
CLASSIC CASE
典型案例
宋朝深受儒家思想影响,仁爱思想体现在诸多方
发布日期:2020-07-30 访问量:

宋代是中国历史上承五代十国,下启元朝的时代,在960年,由后周大将赵匡胤黄袍加身建立宋朝。宋朝是中国古代历史上经济、文化教育以及科学创新最为繁荣的时代。宋朝出现宋明理学,政治较为开明廉洁,经济较为繁荣,科技突飞猛进。这一切可能由于当时统治者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在各方面展现着“仁爱。

当然在宋代司法审判中也体现着儒家仁爱思想。主要表现在通过建立公正合理的审判机构来保障民主权益;限制刑讯同时减少限制人民人身自由的举措;最大限度减少官府对民众的压迫;减少民众的诉讼。下面就具体对这些方面进行探讨。希望对宋代司法有更进一步的了解。

宋代时期加强中央集权统治,因此,在宋代司法体系中,司法权主要是归中央领导,皇帝直接控制。随着宋代经济社会的发展,宋代司法也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到宋朝,继续沿袭唐朝司法体制,在中央仍然设置有御史台、刑部以及大理寺作为三大司法机关,各个机构职责没有得到改善,还是沿袭唐朝的职责。在太宗时期,为了能够加强对司法的进一步控制,因此在朝廷增设审刑院,同时置6人详议官、1人知院事。全国上交的案件,必须由审刑院进行备案,然后再交给大理寺进行审核,再交给审判员审议,最后奏请皇帝进行裁决。实际上,加强了对司法制度的进一步控制,从而加强中央集权制。

(2)地方司法制度。宋朝实行州、县两级制度,采用行政长官进行监理。对于杖刑以下的案件各个县有权进行审判,杖刑以上的案件必须交给州府进行判决。徒刑以上的案件各个州府有权进行审判,但是死刑案件必须交给提刑司进行审核,对于重大案件必须交给刑部,由皇帝亲自判决或者是由大理寺进行审判。由此可以看出,这些举措都是为了加强中央对地方司法审判的控制。

(1)刑事案件。对于刑事诉讼案件,一般按照大中小进行时间限制。各州分别限制四十日、二十日和十日;审刑院限制十五日、十日和五日;大理寺限制二十五日、二十日和十日。如果遇到一些特殊案件,在两宋时期有特殊的诉讼时限,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具有灵活性。

(2)民事案件。为能够有效并且及时地解决民事纠纷,确保农业生产正常有序进行,制定了比较灵活的民事诉讼时限,对这一法律称之为“务限法。当民事时间已经超过了十五年,将不再进行受理。对于宅田买卖超过二十年后,发生的纠纷,官府也不再进行受理。

儒家思想主张“仁爱。当然这些仁的观念在孔子之前就已经出现,只不过当时比较零散,并没有形成一个完成的思想体系。随着周代末年,逐渐对“仁的发现,加上孔子对“仁思想加以反思以及聚集,将仁提升到一个哲学思想体系,同时加以阐述以及总结,形成了后来的仁爱思想体系-。在孔子仁的思想体系中最为主要的就是爱人。同时,孔子认为仁是一切美德的总称,赋予它很多思想内容,对后世的影响非常大。

孔子的仁爱观,可以将其进行分为两类,一类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出自于孔子的《论语》,说的意思就是自己不想做的或者是不想要的不要强加给别人,只有这样,才能够“在家无怨,在国无怨;一类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说的意思就是承认自己想要立想要达到的事情,同时也要尊重别人有达有立的权利。随着儒学的不断发展,后代的儒学家也相继在孔子的思想体系上提出自己的观点。

例如:孟子提出了系统的仁爱说,构建了一套以“仁爱为核心的政治思想体系。将仁爱扩展到仁政上,体现在政治上的各个方面。到汉武帝时期,董仲舒对仁爱作出了新的解释,试图将采用阴阳学知识寻找仁爱的理论依据。刘向将仁爱的范围进行分类,分为小仁以及大仁。韩愈也提出了“博爱就为仁的观今。

到了宋代时期,朱熹提出了程朱理学,主要是以儒家思想作为基础,吸收佛教以及道教思想,形成新的儒学,是宋代主要的哲学思想。朱熹对仁爱进行了自己的一番阐述,认为人得天地之心以为新,心之德即为仁。仁即生生之道,生生大德。同时还认为,仁就是众善之源,百行之本。

减少相关刑讯,扩大民众的人身自由。在我国宋代之前,司法的审讯对民众的身体有着严重的伤害,通过吴雨岩的《禁约吏卒毒虐平人》中就能够看到当时的司法审讯对人身体的迫害。详细记载着:“近月阅诸郡狱案,有因追证取乞不满而杀人者如所谓到头,押下,行杖,监保,最是门留锁押及私监冻饿,动有性命之忧·由此可见,当时的司法审讯非常残酷凶暴,民众见到官吏犹如老鼠见到猫,在背后人人唾弃,民众生活陷人到水深火热之中,没有足够宽的人身自由。到宋代时期,为了民众的切身利益以及维持安定的社会秩序,宋代司法官员本着“仁爱思想进行司法的制定,规范了司法审讯过程,与之前相比较,扩大了民众的人身自由,减少对民众的人身迫害”。宋代司法中扩大了民众的人身自由,不便对其进行拘禁。在北宋淳化年间,皇帝就曾下诏:“在开封府,司录司一级左右军巡,最近出现很多随便拘禁事件,因此,对其主要负责官员进行罢黜。例如:南宋司法官员胡石壁对下属随意拘禁民众的行为加以谴责孔明谓匹夫有死,皆亮之罪以厌捶楚,仁人君子其忍之乎?

2·健全公正合理的审判机制,从而保障民众权益。宋代司法官员深刻认识到,审判直接关系到民众的生命以及财产安全,审判机制具有合理以及公正性,能够保障民众的切身权益。在宋代的州县审判中,当事人如果出现不服审判结果的现象,可以进行上诉,一直到一级的监司。各个监司都有权受理冤案。

州县审判的民事案件,如果当事人不服州县的裁决结果,可以向转运司进行上诉,将诉讼案件转向提刑司。在宋代时期就有明确规定:“应论诉公事,不得蓦越,须先经本县勘问若本州区分不当,既经转运司陈状,专委官员,或躬亲往彼取勘,尽理施行。

情理重者,备录申奏。由此可见,对于权杖以下的案件,在州县进行结案后,当事人不服结果的,可以进行上诉,但是必须经过相关步骤。少卜县审判的刑事案件,如果当事人对审判结果不满意,必须遵循相关“五推的审判程序,也就是:提刑司、转运司、提举司、安抚司以及邻路监司来进行重新审判。例如:在宁宗嘉定十年,州县长官张元忠上奏说:“当判定了结果就不用进行上诉,如果对判决结果不服,还是想继续进行上诉,必须经过相程序。

3.减少民众案件的诉讼积累。传统封建的中国,在“刑民不分的体制下,相关诉讼对于平民百姓来说,诉讼成本是非常大的。证明人、当事人以及亲属都有可能因为受到牵连而被拘捕,同时可能会受到相应的刑罚。因此,宋代司法官员尽管不能够改变传统的司法体制,但是还是最大限度地减少民众案件的诉讼积累。

例如:在胡石壁的《细故不应牒差官差人承牒官不应便自亲出》的相关判词中,就提出了对于比较轻的案件不应该对老百姓带来过多的麻烦:即承帖,亦当审量轻重,斟酌施行一遂一致一家之四人无辜而被执,一乡之内,四邻望风而潜遁,同时还有其他的司法官员,也相继提出,在听讼的过程中,应该避免过多的枝节,减少民众诉讼案件的积累。在宋代的《作邑自箴》中就有明确规定:凡是诉讼偷摸拐骗之类的案件,寻求父母妻女的相关证件,有着明显的骚扰现象,应对此不加以审视。

4·减少官员对民众的剥削以及压迫。宋代司法官员认识到,平民百姓很愿意生活在田园之间,当然,在老百姓的心目中田园生活是他们的追求。过去的“堂上一点朱,民间千滴血生动象地表现了他们对于官吏的惧怕心理。因此,宋代司法官员秉着仁爱之心,关注民众的生命以及财产利益,最大限度地限制官员的司法活动,监督官员对民众的剥削以及压迫。例如:司法官员胡石壁对下属压迫民众的事情进行谴责,具体的体现在“责罚巡慰下乡判词中:仍专人追回两尉,听候行下,并追承吏“还有提出必须严谨差人下乡,自己亲力亲为”。

宋代的经济、政治以及社会得到很大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统治者对民众的关心以及体谅,颁布一系列政策,将民众的切身利益作为出发点。将儒家的仁爱思想体现在司法审判中,获得更多民众的支持,有利于维持社会的安定,保证宋朝老百姓的生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