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CLASSIC CASE
典型案例
律师被留置审查,规范律师执业行为刻不容缓!
发布日期:2020-07-20 访问量:

据2020年5月1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一起留置案件引出的刮骨疗毒》一文报道,广西万益(来宾)律师事务所律师夏全勇、桂中律师事务所律师覃宗安、万合律师事务所律师谢军,因涉嫌严重违法被来宾市监察委员会办案人员带走;并经深挖彻查,来宾市纪委监委还陆续查处了该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吕志雄,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刘传国等人的违纪违法问题。

对律师采取留置措施,这在广西纪检监察机关尚属首次,而原因就在于这些律师不顾职业道德和律师行为规范,充当“司法掮客”,致使主审法官在审理案件时,偏离“公正”的轨道,损害了司法机关和人民法官的形象,破坏了法律的权威和尊严。

律师,本应坚守“忠诚、为民、法治、正义、诚信、敬业”的职业道德,但他们却利欲熏心、知法犯法,想方设法拉拢“围猎”法官,充当“司法掮客”,严重破坏司法的公平正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二条规定,律师应当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第三条规定,律师执业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恪守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

应当肯定,我们的大部分律师,能够自觉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的有关规定,敬业爱岗,忠诚履职,利用自己扎实的法律功底,深入调查研究,认真收集案件证据,详细掌握案件事实,努力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为推进依法治国的进程,实现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然而,却有个别律师,不是依据事实和法律,切实履行所代理的案件辩护义务,依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而是通过充当“司法揖客”,向办案法官请客、送礼、行贿等手段,把法官拉下水,让法官把法律的天平倾向于他所代理或辩护的一方,致使法律蒙羞,社会公平正义受辱。

我们在《一起留置案件引出的刮骨疗毒》的报道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谢军的律师事务所,按照私人会所的样式装修。在这里,明里讨论案情,暗里吃饭请客、送烟酒送红包,通过各种方式拉拢腐蚀司法工作人员。

2008年至2019年间,谢军为了帮其代理官司的当事人谋取不批捕、取保候审、从轻处理、案件改判等不正当利益,单独或伙同他人送给司法工作人员300多万元。

“司法工作人员手握权力,涉案请托人愿意花钱办事,中间就需要有一个人牵线搭桥,作为律师,我很方便发挥这个作用。”谢军向办案人员说。

夏全勇原是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副处级审判员。在法院任职期间,夏全勇就利用手中的审判权收受好处费,还把同事刘传国拉下水。在审理某案件中,夏全勇极力游说刘传国“网开一面”。最终刘传国“底线”失守,收了50多万元好处费。

除此之外,我们还发现,有的律师被诉讼对方的当事人所收买,在收到了巨额的“顾问费”“咨询费”后,出卖所代理的本方利益,本可胜诉的案件,却无缘无故变成了败诉,使当事人遭受重大损失。

还有的律师,巧设名目,坑蒙拐骗,本是一个诉讼就可以解决的案件,却多次以同样的标的,让当事人重复起诉、上诉,多次收取律师费。而当事人最后却输了官司,又支付了大笔的律师费。

有的当事人不顾国家关于律师费的收费标准,以所谓“风险代理”的形式,狮子大开口,要求当事人支付巨额律师费,等等。

上述行为虽然是个别现象,却严重违背了律师的职业道德,违背了作为一名律师的良知和社会责任,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的规定严肃查处。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律师不得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不得代理与本人或者其近亲属有利益冲突的法律事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四十条规定,律师在执业活动中不得有下列行为:接受对方当事人的财物或者其他利益,与对方当事人或者第三人恶意串通,侵害委托人的权益;违反规定会见法官、检察官、仲裁员以及其他有关工作人员;向法官、检察官、仲裁员以及其他有关工作人员行贿,介绍贿赂或者指使、诱导当事人行贿,或者以其他不正当方式影响法官、检察官、仲裁员以及其他有关工作人员依法办理案件;等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律师如有违反上述行为之一的,由设区的市级或者直辖市的区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给予停止执业一定期限的处罚,并处以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吊销其律师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同时,律师因故意犯罪受到刑事处罚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吊销其律师执业证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五十二条规定,县级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对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执业活动实施日常监督管理,对检查发现的问题,责令改正;对当事人的投诉,应当及时进行调查。县级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认为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违法行为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应当向上级司法行政部门提出处罚建议。

因此,我们寄希望于各级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进一步加强对律师的日常监督管理,开展定期或不定期的行业检查、考评和整改,并依法追究其相应责任;寄希望于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案件当事人的监督;寄希望于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让律师的执业行为走上正规化、法治化的轨道,让律师真正成为社会公平正义的维护者,人民群众合法权益的“守护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