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CLASSIC CASE
典型案例
王振华代理律师发文称将上诉,吴法天发文:法
发布日期:2020-06-21 访问量:

6月18日,王振华代理律师陈有西发表“律师声明”透露,王振华已经明确提起上诉,请求二审判决他无罪。判决结果引发了广泛关注,陈有西等律师坚持“无罪辩护”也引起很大争议。

受害女童代理人是上海律协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业务委员会主任、上海华夏汇鸿律师事务所主任计时俊于当晚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透露了庭审过程,并就陈有西发表的“律师声明”中的内容表明自己的观点。

陈有西在声明中质疑为女孩做鉴定的司法机构资质。计时俊称:上海这家司法鉴定机构隶属于司法部,如果他连司法部的鉴定机构都怀疑,那上海还有什么鉴定机构?为女孩做鉴定的上海某医院的医生,是一名已有16年执业经验的妇产科医生。我不明白对方律师为什么连这样的医生都质疑。

针对陈有西律师在声明中不认可女孩有阴道撕裂的情形,计时俊表示:法医跟对方律师说过,处女膜是阴道的一部分,处女膜破裂属于阴道撕裂伤,这种伤害属于轻伤二级。但陈有西在庭审时,还是认为阴道撕裂应该是血淋淋的,就像有个东西割伤了一样。

庭审中,他们认为这名女孩处女膜破裂属于“陈旧性破裂”。也就是说,他们认为这个9岁女孩之前有过性行为,与王振华无关。

陈有西在声明中称,王振华进出房间前后时间只有13分钟,有酒店录像证据,有效可能作案时间5分钟。王从无恋童癖和性虐待取向,公安外围侦查排除他任何侵害幼女嫌疑,王坚称自己没有猥亵本案女孩。

针对这一问题,计时俊反问陈西有,猥亵罪有法定时间吗?你认为猥亵时间需要多少时间?用手指侵害女孩阴道,需要几分钟吗?

针对陈有西在声明中称,有北京的两家司法鉴定机构,七位国内权威的法医专家、妇科专家、DNA专家,对上海的门诊记录和司法鉴定意见,进行了书证审查和专家论证,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一事,计时俊称:这些人的“结论”不符合刑事证据规则,不是合格的刑事案件证据,没被法庭采纳。

计时俊在接受采访时称:王振华只承认他对女孩有搂搂抱抱的行为,不承认对女孩造成过任何伤害。他称“我作为长辈,不能抱抱孩子吗?”

王振华碰了女孩后,知道女孩妈妈要报警,当晚查法律才知道性侵女童的严重性。庭审时,王的律师还表示,难道查法律有错吗?法官反问,那王为什么这个时间点查法律呢?

计时俊说:王振华确实自始至终都在回避对女童有过猥亵行为的事实,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警方的笔录上,第一次,王振华说,他根本没碰过这个女孩;第二次,他说他抱过这个女孩;第三次,他又说他把手放到女孩大腿上了;第四次,又承认自己亲吻了女孩的脸,然后把这个女孩抱到大腿上了。

针对判案法院发文称,“经法院查明,被告人王振华的行为已构成猥亵儿童罪,但其不属于在公共场所当众实施犯罪,也不具有其他恶劣情节”。你认为该案中,王振华的行为有没有恶劣情节?

计时俊认为:王的行为具有恶劣情节,应对其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目前法律中这个“恶劣情节”如何定义,是指猥亵了两三个女孩?还是造成了女孩阴道撕裂?还是打了她一顿等?都没有明确规定,也没有相应的司法解释。所以,现在对方律师也是在利用了法律漏洞。

本案中,王振华造成了受害女孩阴道撕裂,而且庭审时,他始终不认罪,至今也没有对女孩的伤害进行弥补等行为。这难道都不属于恶劣情节吗?

针对王振华已明确提起上诉,请求二审判决他无罪一事,计时俊认为本案中,证据确凿,事实清楚,不相信王振华上诉后能翻案。

据计时俊介绍,王振华最早聘请的是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的林东品律师,王振华要求林律师给他做无罪辩护,林认为不能做无罪辩护,就主动退出了。

在这种情况下,财大气粗的王振华一方又找来了陈西有等人,法庭上,王的律师要求法庭对王振华做无罪释放,还表示要恢复王的上海市政协委员、全国劳动劳模等所有荣誉。也就是说,若无罪,陈有西和李肖霖要为王振华平反。

计时俊介绍,受害方只是要求严惩王振华,没有提出民事赔偿,是因为按照刑法附带民事诉讼的相关规定,附带民事诉讼是不能主张精神损失费的。而附带民事诉讼索赔的钱也只是直接经济损失。

该案中,受害女童的验伤等费用都是国家出钱的,相关心理辅导的费用来自公诉机关,因此,受害方几乎没有直接的经济损失。再说,在这起性侵案件中,女孩连衣服等都没有被撕坏,所以只赔经济损失的话,可能只有一两千元。如果我们提多了,对方又必然说我们敲诈勒索。

这个女孩精神上完全被毁掉了。女孩现在拒绝接受心理治疗,检察官已经让心理医生去看过她几次了,她看到心理医生就歇斯底里。甚至,在女孩面前说到“上海”二字,她就大哭。女孩的学习成绩,从先前的班级前十名变成倒数后两名。

针对此案,法律人、著名律师吴法天点评道:律师辩冤白谤天经地义,但要有法律人的底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