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NEWS
新闻资讯
解读陈戌源采访:分组有苦衷 会默认俱乐部单方
发布日期:2020-05-14 访问量:

近日,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接受了央视《新闻1+1》节目的采访,在将近30分钟的时间里,陈戌源回答了诸多问题,其中中超预备队、国青队参加中乙联赛的设想已经广为人知。在陈戌源的介绍中,最引人瞩目的职业俱乐部降薪和中超本赛季赛制情况。而在5月8日中午,中国足协也马不停蹄地发布了《关于男足职业俱乐部与所属球员、教练员合理调整薪酬、共克时艰的倡议书》。

2。“和过去的联赛相比肯定会有调整,我们也做了三个方案。假定6月下旬开始,到12月中旬结束,必须留给国家队四场比赛一个月的备战和比赛时间,以及亚冠一个月的时间,这样留给联赛只有四个月的时间,这还只是联赛,还不包括足协杯。在四个月内完整地完成联赛简直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会有比较大的调整,比如按照联赛排名分成AB两个组,然后第二阶段是淘汰赛。分组当中打出四强,然后前八强去打争冠赛,后八强去打保级赛。”

4。“联赛不一定要等到外援、外教都到齐才开始,只要满足国内防控要求,就可以开始。”

联赛早日开始,应该也是广大从业者和球迷所期待的,当然,一切取决于疫情防控的进展情况。此前《体坛周报》和《北京青年报》曾报道,中国足协重启联赛计划在6月底或7月初重启,并坚持“不空场、不跨年、不缩编”三大原则。当时,红星新闻就提出,如果按照“6月底、7月初”的时间点开赛,并且“不跨年”完成2020赛季的所有联赛,从时间看最多只有半年的时间,也就是二十多周。而中超有30轮联赛,一周一赛肯定是无法在2020年内完成所有联赛的。再加上期间国家队还可能出战世预赛,这必然会让中超联赛暂停,这些因素导致中超开赛后会大量出现一周双赛的情况,如果2020年足协杯也正常进行的话,很多球队的一周双赛频率会更高。

从陈戌源的采访内容中也可以看出,中国足协也考虑到了国家队比赛、亚冠和足协杯的影响,陈戌源的原话也是:“在四个月内完整地完成联赛简直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也提出了联赛分组赛制的设想,这也是中国足协三套方案中的第二套(第一套是以原来的赛制完整地打完联赛)。只是陈戌源没有说明,联赛分成AB两组,是按照上赛季排名交叉排列,还是南北分区。这样的赛制设计既要考虑到各组球队实力的均衡,又要考虑减少主客场奔波,以应对密集赛程的问题,确实是一个不小的颇费脑筋的工程,而且肯定难以做到让所有人满意。不过,欧洲不少联赛在疫情之下其实也在考虑调整赛制,以完成剩余的联赛。其实对于这一点大家应该都有这样的共识——只有联赛启动了,一切才能回到正轨,特殊时期相互理解,这样的赛制也绝不可能在未来成为常态。

至于陈戌源提到的“联赛一开始有几轮空场”其实也不是问题,对于在没有球赛的日子里已经“憋慌了”的球迷来说,即便只是看电视直播也会有如饮甘霖的感觉。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陈戌源提到的“联赛不一定要等到外援、外教都到齐才开始”,这话一出足以让不少球队瑟瑟发抖。红星新闻统计了目前中超16队外援、外教的归队情况,发现不少球队情况很不乐观。中超目前71名外援中,有34人还身在海外,只有37人目前已经归队。其中,江苏苏宁、北京国安两队各五名外援以及各自主帅都没有归队;重庆力帆虽然主帅张外龙已经在队中带领训练,但五名外援都还身处国外。情况同样严峻的还有广州恒大(保利尼奥和塔利斯卡两名外援尚未归队)、山东鲁能(佩莱在内的三名外援尚未归队)、河北华夏(四名外援未归队)。如果联赛如陈戌源所说,联赛不等外援、外教到齐就开赛的话,“公平”二字如何体现?更何况,目前中乙递补到中甲的名单还没有宣布,这些球队尚未开始进行引进外援的工作,这些球队本身实力就处于中甲保级的范畴,一旦没有外援助拳,他们可能从联赛一开始就会陷入保级深渊。除非,中国足协能根据这些情况制定出相对合理的政策,比如,某队没有外援,对手也不能使用外援;某队只有一名外援,对手最多也只能使用一名外援。

1。“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不同程度都出现了经营困难,我到了足协以后也一直在强调,要有一个健康的职业联赛,没有健康的职业联赛是不可持续的,而健康的职业联赛首先是财务平衡和健康。我们要在政策上、规则上去帮扶俱乐部,去尽量减少俱乐部的基本的投入,尽量减少俱乐部在其他方面的额外开支。”

2。“(降薪倡议)为什么到现在才出台呢?是因为我们和国际足联进行了深入的沟通,我们对外援也会降薪,否则就是不公平的,如果外援有不同意见,要到国际足联去打官司,国际足联会支持我们的,国际足联认为我们提出的降薪是符合现实情况的。”

1。建议本次薪酬调整的适用周期为2020年3月1日起至2020赛季各级联赛开始前一周止。

2。在双方约定的薪酬调整周期内,建议俱乐部与所有球员、教练员协商确定薪酬调整的幅度;建议参考比例为30%至50%之间,但具体方案应由俱乐部与球员根据实际情况协商一致。

3。如俱乐部在友好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单方面调整球员、教练的薪酬及支付方案的,应向该球员或教练按时、足额支付调整后的薪酬。

4。对税后月收入少于或等于10000元人民币的球员及教练员,不建议俱乐部调整其薪酬。

此前外界在得知中国足协有意倡议俱乐部降薪的情况后,最大的担忧是国内球员和外援能否一视同仁?毕竟,外援如果认为俱乐部违反了合同,分分钟可以把俱乐部告上国际足联。而根据陈戌源的采访,这次中国足协专门和国际足联就此进行了深入沟通,得到了后者的支持。在中国足协下发的倡议书中,也将国际足联《关于应对新冠疫情足球管理问题指南》作为降薪的原则,做到了在全球行业范围内“有法可依”,这一点尤为重要,也体现出中国足协的法律意识正在提高。

在中国足协的倡议书中,反复提到“协商”的字眼,也就是说降薪不是强制的,如果有俱乐部财力允许,也完全可以不降薪。其实红星新闻记者此前和多家俱乐部高层谈到过降薪的话题,大部分人表现地都不太积极,有俱乐部高层就坦言:“降薪这个话题比较敏感,要谨慎对待。”

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足协在倡议书中表示:“如俱乐部在友好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单方面调整球员、教练的薪酬及支付方案的,应向该球员或教练按时、足额支付调整后的薪酬。”也就是说,如果有俱乐部和球员、教练未能达成一致,而在足协许可的范围内采取强制降薪的措施,中国足协对此是予以默认的。

另外,税后月薪10000的球员不建议减薪,这保证各队的年轻球员、梯队球员这样的“低收入”在联赛停摆期间不受影响,也是比较人性化的措施。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