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NEWS
新闻资讯
性侵男高管说他没有触碰法律底线,我们该如何
发布日期:2020-04-16 访问量:

近几天一则男高管性侵养女的消息登上热搜,看了一下男高管的个人简历,我不觉倒吸一口凉气,原来是一个拥有资深法律资格的精英人士,而且一个个鲜艳的挂职头衔也令人惊羡,标准的一个精英男,金龟男。而令我不解的是拥有这么好的条件的一个金龟男为啥会四十多岁了一直单身呢?

鲍毓明,1972年出生,1994年获天津大学工学学士学位,1999年获天津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硕士学位,2001年获美国桥港大学计算机硕士学位,【具有中国律师资格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曾获全国十佳总法律顾问】曾任美国思科和美国新闻集团等跨国企业资深法律顾问,中兴通讯独立非执行董事、杰瑞股份及其附属公司(合称“杰瑞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

看了他的个人简历,不得不佩服他的聪明睿智,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取得了那么多的资格证,如此精明的法律精英能知法犯法吗?他肯定会机关算尽,掘地三尺都不会露出半点马脚的,只可怜了对法律懵懂无知的可怜孩子小芳(化名),被禽兽侵犯了都浑然不知,还得去上网查证,在网上“医生奶奶”的告知下才知是被侵犯。对于这么一个清纯无知的孩子送到鲍毓明面前,又哪会有跟他较量的资本呢?

为此鲍毓明可以依照他的计划一步步实行,而始终触碰不了法律底线,他甚至可以呲着牙说:谁能耐他何?且看看禽兽男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作了哪些铺垫?

首先他对于中国侵犯幼童罪很熟悉。他知道根据我国《刑法》相关规定,故意与不满14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不论女方是否自愿都触犯强奸罪。现行法律,如果女孩已经年满十四岁,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即使和他发生过性关系,也不能证明他是强奸少女罪。

所以他会选择在2015年12月31日那个跨年的晚上,小芳刚满14周岁时性侵她,这个临界点他把握得如此巧妙,可见是按捺不住,早有预谋的,即使某一天东窗事发,他也会避重就轻。

其次他对收养关系的法律很精通。我国法律明文规定单身男人收养女孩必须年龄相差40岁才能收养,这种限制也是为防止性侵,而当时他与小芳年龄差距是29岁,是不符合领养条件的,所以他以种种借口迟迟不办领养手续。就怕某一天捅出娄子而卷入法律限制之中,触碰法律的事情一个资深律师是万不可能去触碰的。

这样的话如果事情像今日之曝光,小芳已年满14周岁,他俩又不是养父女关系,仅凭小芳的一面之词,又怎么能动了他半根毫毛呢。

小芳自2015年12月31日那个跨年夜被强暴开始,就开始了恶魔般的日子,从2016年以来一直被禽兽男控制在山东烟台一公寓内,强迫她观看成人不雅视频和各种恋童癖视频,并用胶带多次捆绑,多次遭受到非人的折磨。直到2019年4月,在又一次遭到性侵犯和殴打后,她选择向警方报案。

平日里禽兽男似乎在思想上对她采取“怀柔”政策,通过让她看各种不雅视频,再加上各种语言恐吓,企图先从思想上控制她,他打着一切都是为了小芳好的旗号,蒙骗孩子中下他设下的蛊。从2016年到2019年4月8日,小芳强迫在三年多的时间内一直被洗脑、性侵、被限制各种自由,期间也曾多次自杀。

可怜的小芳被限制了一切自由,在家里的一举一动都有探头监视,手机朋友圈只有禽兽男一枚,所有发生的事警告她一律不准告诉任何人,告诉了他就会找谁算帐,而且不用他亲自出马,以示警戒算是惩罚小芳犯的错。可怜的小芳欲哭无泪,不敢告诉任何人,包括她的妈妈,和她妈妈通电话时禽兽男全程在旁边监听。

所有这些经医院检查,这个可怜的女孩得了严重的抑郁症,重度创伤后应激(PTSD)、重度焦虑症,而且阴道损伤发炎。

她只能在朋友圈发表自己的痛苦,不敢跟妈妈联系,怕她妈妈被禽兽男陷害,她只好找机会去报警,她以为找了“警察叔叔”一切都会迎刃而解,但没想到最后她沒等到禽兽男被抓,他依然安然无恙,写了一张署名为“我的现在的女儿未来的妻子”的保证书安然地回到家,直到此时,她的权益也没有得到半点维护。这也是至今最令我看不懂的地方,为什么当时就沒有叛他的罪?

最新消息称禽兽男又委托中间人提供了一些与小芳的聊天记录呈与警方,里面尽是些撇清罪责的套路,试想一个深谙法律的精英律师会呈上有用的证据把自己绳之以法吗?可能吗?

无论禽兽男怎样钻法律的空子,怎样提供那些虚无的证据,怎样发声为自己辩解,我们要始终站在维护正义的角度,维护弱小的角度去谴责他,要始终相信“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狐狸再狡猾,总有露出尾巴的那一天。让我们试目以待,静等禽兽男落网的那一天。

说小芳的母亲是农村人倒是真的,她连普通话都讲不好,但现在的农村人竟还有那么愚昧的吗?竟相信算命先生的话,女儿的不顺得找一个养父就顺了,但即使找,也得好好为女儿考虑一下吧,也不能把女儿送给一个43岁还一直单着的盛年男人吧,43岁不结婚,内心肯定是不太正常吧,结果正是恋童癖,她亲手把女儿送到了恶魔手中,而她却浑然不知。

女儿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作为一个母亲她竟然丝毫都无察觉,直到女儿自杀跳黄河,她才知晓去报案,这心也真够大的。

甚至她当时就不想想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单亲妈妈,平凡的打工族一枚,不仅无权无势,又沒钱,连普通话都说不好的人怎会得到一个如此精英人物的赏识呢?这明明隔着十万八千里的差距,她就怎么会相信他要和她重组家庭呢?结果后来证也不领了,倒是直接把女儿给领走了。

有把女儿放到一个正值盛年的男人手里4年,她不闻不问,她不关心,还继续打工,这么愚昧心大的一个妈我也是服了,但天上会掉馅饼吗?沒掉,结果把女儿推进了火坑之中,呜呼哀哉!

而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利用各种网络平台的力量,多发声,多呼吁,尽自己的微薄之力来帮助这个可怜的孩子,相信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让我们试目以待。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