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NEWS
新闻资讯
合同诈骗罪辩护律师:不承认从轻减轻情节,要
发布日期:2020-04-15 访问量:

何况《刑法》中的一些经济类犯罪,本来就容易混淆罪与非罪的界限,比如:合同诈骗罪。

《刑法》二百二十四条 【合同诈骗罪】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三)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

检方的起诉书指控:李志强谎称自己开设了鑫马商贸公司,并虚构该公司与唐山市开滦某公司有煤炭购销合作,以发焦煤需要资金为由,寻求与被害人李明进行合作。2013年4月12日,李志强与李明在唐山市路北区龙泽路与朝阳道交叉口的一茶楼内签订了合作协议。李明分别于2013年4月17日、6月3日、7月7日及7月8日按照李志强的要求,将合作投资款4329万元分四次汇给了李志强。李志强收到该款项后将钱款用于偿还其个人借款。2013年5月至2014年8月期间,李志强以给李明分配利润的形式,返还给李明2635万元。

本院认为:李志强以非法占有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的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224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李志强称,2013年,他通过董某春向班某等人借款4500万元,当时约定月息不等,借款后按时偿还利息,到2014年6月,共计支付利息2000多万元,偿还本金400万元。

2014年6月20日,他被董某春、洋洋等人带到唐山市新华东道税王庄宝新钢厂对面的一个厂子大院里的一个二层楼里,董某春指着一个陌生男子说,这是阿强,是真正的借款人,那4000多万都是阿强的钱。

李志强说,见面后,阿强一方拿出几份事先打印好的借款协议,要他重新签字,并要求将借款协议的日期签为2013年。李志强提出疑问,说现在是2014年了,为何将日期签为2013年?对方回答他,你现在还不上钱,就得按照他们说的办。

李志强说,随后,对方又拿出一份事先打印好的煤炭购销合作协议,让李志强签字。李志强见协议上自己一栏的单位名称是“唐山鑫马商贸有限公司”,与事实不符,自己并没有鑫马商贸这个企业,就拒绝签字。阿强立马威胁他,签这种协议是借高利贷的规矩,不签字就马上还钱。

李志强拒绝签字,阿强就骂了一句脏话,董某春就跟阿强打了起来,“对方一个人还拿出刀子比划。我看场面混乱,觉得自己欠人家钱,还让董某春为难,那就按照他们的要求,签这个假协议。”

签完字,李志强回到内蒙宁城,越想越觉得不妥,就向鑫马铸业所在地的宁城公安局经侦大队报了案。李志强报案称,唐山鑫马商贸公司纯属子虚乌有,“阿强让我在2014年7月11日偿还他1000万元,我现在还不了他的借款,我怕阿强拿着那份虚假协议去向唐山公安报案。”

两个月后,2014年9月10日,阿强果然以李志强涉嫌合同诈骗罪向唐山公安报案,其报案依据,正是那份“唐山鑫马商贸公司”的虚假协议。

第一,在案的关键证据《合作协议》,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首先,这份证据不具有合法性。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据以定案的书证应当是原件。而此案的这一证据为复印件。其次,从《合作协议》的内容本身看,其非合作关系,而是借贷关系。该协议约定出资人不参与经营管理,不承担任何风险。业务发生任何风险由甲方承担,与乙方无关,并保障甲方资金回报的收入。

第二,放贷过程不符合常理。首先,4329万元这个协议数字不符合常理。根据生活经验,人们借钱通常会借一个整数,极少有零有整,除非有特别的事实依据。4329万元明显是对四次借款金额与利息的计算,而非事先预计所需要的金额。其次,李明借出资金却回避使用自己的名字,不符合常理。最后,李明的风险意识不符合常理。李明说给公司借款不同意,他认为风险大,那么给一家公司进行投资,且利润分成,他认为风险小,这本身就很反常。借款风险大还是投资风险大?显而易见,投资极有可能亏本,而借钱可以保证法律上的债权。

第三,多名“证人”证言和李明的陈述不得作为定案根据。经人民法院依法通知,多名证人均未到庭作证,他们的言辞证据中存在无法解释的矛盾和冲突。根据法律规定,其不得作为定案根据。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判例,为了企业生产经营借新债还旧债,不属于诈骗行为。李志强后期不能偿还欠款系因经营情况发生变化导致,并非出自李志强个人主观方面的原因。

2019年10月3日,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人民法院下达(2018)冀0203刑初65号《刑事裁定书》:被告人李志强涉嫌合同诈骗罪一案,由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人民检察院于2018年2月8日以冀唐北检公诉刑诉[2018]38号起诉书,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在诉讼过程中,唐山市路北区人民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决定撤回起诉。

本院认为,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人民检察院的撤回起诉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二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刑事案件不但对一个人的身价性命有影响,而且如果这个人是企业家,则对这个企业和员工有影响。

作为公安机关、检察院一定要注意避免用公权力介入民事纠纷,否则毁掉的可不止一个人,而是众多员工的饭碗,还有法律的公正。

一审无罪,检方抗诉,发回又判有罪,最后呢?你见过这样的刑案吗?一审三次判决有罪,二审两次发回,最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