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NEWS
新闻资讯
江秋莲和刘鑫之间的官司,法庭将在7月开庭审理
发布日期:2020-04-14 访问量:

在日留学生江歌被杀案已经过去很长一点时间了,随着凶手的审判结束,好像一切又归于平静。然而,在这貌似平静的表面也隐藏着许多艰难。

近日,江歌母亲江秋莲以生命权纠纷为由对刘鑫提起诉讼。据悉,青岛市城阳区法院已经受理该案,并以公告形式向刘鑫送达起诉状及传票。江秋莲称,刘鑫拒收起诉书,法院最后选择公告送达。按照法律规定,在2020年7月初,法院将会如期开庭审理此案。

4月3日下午,江歌母亲江秋莲在网络上向网友倾诉了她八百多个日夜所遭受很多打击、欺骗和无端的伤害。她说,自己“被迫走了很多曲折的弯路、花费了额外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在杀人凶手被审判之后,在2017年12月20日在东京的记者会上,江秋莲就表示回国会起诉刘鑫(现更名 刘暖曦)。

一般说来,一个民事诉讼不会花费这么漫长的时间。但谁人能想到,江秋莲在这期间不但要忍受丧女之痛,还遭受了很多无法言说的打击、欺骗和伤害。她被迫走了很多曲折的弯路。

“2018年1月回国后第三天,我就经人介绍到上海见了律师,探讨对陈世峰刘鑫追责的诉讼,沟通后与对方签订了合同,支付了律师费。之后对方提出要举行“专家论证”,我通过多方了解,获知“专家论证”费用高昂,且对诉讼本身没有实际意义,于是予以拒绝。此后上海方面的律师停止了工作至今。”

“2018年11月份,经人介绍,就起诉刘鑫一案与青岛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见面,在了解到我当时仅有的、也是全部的证据就是经过公证和认证的陈世峰刑事和民事判决书之后,该律师多次说“陈世峰要死刑”、“刘鑫要有事”、“要在青岛中院立案”、“要为江歌讨回公道”等等,抱着巨大的希望与信任我与这家律所签约并支付律师费。随后在办案律师的要求下,到2019年8月,花费了近九个月的时间从日本方面补充证据。但在我国法律规定的民事诉讼三年期限将满之际,律师仍未到法院立案,并在随后的沟通中态度大变,之前的承诺全部推翻。这些令我莫名其妙的行为除了对我造成重大打击和伤害之外,还白白耗费了九个月的宝贵时间和金钱,于是我与该律所解约。”

不过,最后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2019年10月,北京义贤律师事务所主任黄乐平律师与江秋莲签约。@黄乐平律师 接手后安排律师团队加班加点研究案卷,在江歌被害三周年前夕立案成功。之后,团队律师再与日本方面联系补充证据,如今,在日本方面又补充的证据也已完成翻译、公证、认证工作。

据江秋莲讲述,“刘暖曦以及网络上支持她的人,例如“冷眼萌叔”、“特别调查员”等不断发信息刺激我,扬言要给我寄鸽子肉(因我对江歌的爱称是小歌子),并用江歌的私信语音做成视频公开在网上,恶毒地称之为“芝麻开门”,寓意那扇断绝江歌生路的家门,除夕夜、元宵节给我发微信,祝我全家团圆,清明节极尽恶毒的刺激我。”

不过,江秋莲表示,她“在泪水淹没的心里发誓”,她要活下去,活下去为爱女讨还公道、捍卫其爱女的尊严

仔细看完了这段话,难以想象江秋莲曾经受了多少委屈,也难以想象阿姨被骗了了多少钱财,虽然网上很多人都转发了她的微博表示了支持,但是实际生活里的江秋莲依然是孤立无援,否则不会一次次遭受那些所谓律师的变相欺骗。江歌作为一个优秀的大学生,可以说是未来家庭很重要的经济来源,是单身母亲唯一的精神支柱。希望正义快点到来!

从法律层面来讲,人,确实不是她刘鑫所杀。可刘鑫真的没有犯任何错吗?江歌是为了帮助刘鑫而死的。从道德角度上来说,刘鑫忘恩负义,不仅不救江歌,甚至在江歌死后毫无愧疚之情,并多次挑衅其母,其行为俨然是在挑战公知的道德底线。

道德,也许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法律能够约束的也只是不符合我们道德认知的范围里的一部分,终究不能覆盖到所有违反道德的事儿。道德只是每个人用来约束自身的一种工具,但法律要做到的是可以覆盖全体成员的,其所要考虑的并不是每一个个体的差异性,而是整体性。人们可以表示对江歌之死的惋惜,可以表示对其母的同情。但对于刘鑫,我们除了对她进行道德上的谴责之外,也只有法律的途径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