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NEWS
新闻资讯
律师不是为坏人辩护,而是为坏人的人权辩护
发布日期:2020-03-23 访问量:

我们的民众,主观上有一种认识,涉嫌犯罪的人都是坏人,没有干坏事警察怎么会抓你,而不是其他人如果律师为其辩护,那么很容易被套上为坏人辩护的帽子,这种人怎么值得同情呢?但是,我们应当破除一种观念,涉嫌犯罪就一定是坏人吗,答案是否定的。根据“无罪推定”原则,任何人未经审判之前是无罪的,当年轰动一时的刘晓庆案,晓庆文化公司涉嫌偷税漏税案,刘晓庆是公司的法人代表,经过律师的辩护,最终无罪释放,这就是典型的例子。

那么为什么一个人涉嫌犯罪了要有律师辩护呢?特别是对于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如果无力聘请律师,法院必须指定,否则即属于程序违法,作出的判决是无效的。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冤假错案,刑法设定了自由刑和死刑,轻则剥夺人身自由,重则性命不保,人死不能复生,如果一个人被错杀了,这种错误是无法弥补的,在司法实践中就有被告人被执行死刑,最终被杀害的被害人王者归来了,河南商丘的赵作海案、湖北的佘祥林案,人已经死了,再多的补偿都无法弥补。

国家要剥夺一个人的权利,你认为一个人犯罪了,必须通过证据来证实,刑事诉讼法规定了一套证明体系,为什么还会出现冤假错案呢?因为实践当中的大多数人都是有罪的,我国的无罪判决率是万分还零点几,造成了办案机关主观上的有罪推定的心态。为了定罪先入为主,无法全面的分析整个案件事实,特别是对于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的事实,律师就是要填补这个缺陷,寻找对被告人有利的事实,根据法律规定,向办案机关提出,从而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比如符合取保条件的犯罪嫌疑人,根据刑事诉讼法第67条的规定,患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怀孕、正在哺乳婴儿的妇女,必须予以取保。再如犯罪情节轻微,依照法律不追究刑事责任或免除刑事处罚,律师介入,提出相关法律意见,说服公诉机关作出不起诉决定。最后,对于没有犯罪事实的案件,通过逻辑体系,打掉公诉方证据,要求法院作出无罪判决,从而获取对被告人有利的结果,律师辩护是极其重要的。

通过上面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出,我们不单单是为坏人辩护,更加的是为坏人的权利辩护,因为法律必须做到法当其罪,无罪不能判有罪,轻罪不能重判,不应当死的不能给予非法律的考虑判处死刑,保护每个涉嫌犯罪的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是法治的必然要求,每个人都可能因为偶然的机会涉嫌犯罪,如果没有法治的保障,很可能就会出现冤假错案,无罪的人被定罪,每个人就岌岌可危了,法治秩序殆告崩溃。

一个国家的法律水准,看他对这些犯罪人权利保护的力度,他们是社会的短板。用木桶理论来讲,木桶装水的多少取决于短板的长度,法律就是尽量将短板补长,这样才能使木桶发挥他的最大功能。试想一下,如果犯罪的合法权益的都能很好地维护,普通公民的权利就更加的有保障了,在价值取向上要追求“绝不冤枉一个好人,而不是宁肯错杀不可放过”。

如果制造了冤假错案,将一个无罪的人判了有罪,真凶没有到案,实际上是犯了双重错误,将一个坏人放掉了,可能没有实现公平正义,但是这是法治的成本,无可指责的,按照法律的规定你无法证明他有罪,必须予以释放,例如,美国的辛普森案,辛普森实际上杀了人,警察的证据相当充足,但是侦查员画蛇添足,在手套上粘上了辛普森的血液,辩护律师艾伦·德肖维茨发现该份证据是伪造的,导致了陪审团不再相信其他证据,最终辛普森无罪释放。警察伪造了证据打击被告人,今天你打击的是真正的罪犯,谁也无法保证,明天一个无辜的人不被无端定罪,这是美国法治不允许的。

综上,任何人都有权利获得辩护,坏人也不例外,通过律师辩护,一方面是防止冤假错案,监督司法机关公平公正办案,另一方面维护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使得法当其罪,这是法治和历史的必然要求。

回到顶部